Lily

台灣在住
怪產、人中之龍坑底
剛認識很冷漠,熟了是瘋子
主要棲息地:https://www.plurk.com/MichaelHitler
這邊專放同人文章或是同人誌展售會參加資訊,偶爾有空會回覆一下,歡迎來玩

【Gradence】韓式炸雞

※現代AU

-------------------------
  波西瓦.葛雷夫這次被派駐到的國家是南韓,理所當然他的小情人也屁屁顛顛的跟他一起來到南韓了。

  一出港口鑰就發現這個亞洲國家的城市規模完全不輸美國紐約,葛雷夫打開巫師專用的智慧型手機,用魔杖點了點手機屏幕上的地圖,才發現目前所處位置是首爾明洞。

「先生,我有點餓了,先找個餐廳坐下吧。」

「真拿你沒辦法。」

  魁登斯拽拽自己的衣角喊著肚子餓,葛雷夫無奈地嘆了口氣。眼前的年輕人總有各種理由拖延他的任務進度,可他卻拿對方一點辦法也沒有。紳士的挽起魁登斯的手臂向人聲鼎沸的鬧區走去,一間明亮的速食餐廳招牌吸引了魁登斯的目光。要不是上面寫的文字是天書般的朝鮮字母他還以為自己仍然在美國。

「就這間吧?」

「好啊。」

  兩人如往常般一起踏入餐廳,從門邊掛著的鈴鐺響起所有女性便亮起眼睛盯著眼前一老一少的同性伴侶,竊竊私語討論著他們深邃的眉眼、高挺的鼻梁還有中年男人風度不凡的穿著,有些餐桌的女性更是忍不住興奮小小聲的尖叫。充滿好奇的眼光投射在魁登斯身上讓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趕緊放開葛雷夫的手肘,未料對方發覺原本拽的死緊的溫度消失了反而以出奇不易的速度緊扣住戀人的手肘。身旁原本就蠢蠢欲動的用餐民眾目擊這一幕更是亢奮起來,魁登斯的臉發熱熱的他快要暈過去。

  倒是身旁的男人嘴角勾起不明顯的笑意,餐廳裡的目光他不是沒注意到,反倒想利用這次機會向周遭全體宣示主權:這男孩是我的,不許動到他一根寒毛。

  使出既強勢又直接的策略是葛雷夫的作風。

-------------------------

  桌上的小碟子亮起並不斷震動,魁登斯自動自發的拿起小碟子走到櫃檯取餐。取餐時服務員忍不住向他喊了「너정말잘생겼어!(韓文:你真的好帥!)」讓他好不容易消下去的害臊又爬上了臉頰,只能紅著臉回應「고맙습니다。(韓文:謝謝。)」看著魁登斯面色潮紅、低頭端著餐盤回到座位上,葛雷夫忍不住噗哧笑出聲。

  等了一刻鐘終於等到餐點的少年看著籃中的辣醬炸雞沒等男人動手就抓起來啃,醬料又辣又甜的滋味讓他忍不住直呼好吃,喀吱喀吱聲音從坐下來就沒停過。一旁的葛雷夫看著戀人吃炸雞辣醬沾的滿手滿嘴微皺起眉,有潔癖的男人不太想這樣粗魯的吃東西,但是不吃今晚就得餓肚子了。他有些不甘願的執起炸雞慢條斯理地吃起來。

  不一會兒裝著滿滿6塊炸雞的籃子被一掃而空,葛雷夫不疾不徐拿出手帕將手擦乾淨並嗅了嗅指尖。

『還是殘留一些味道。』

  手上殘留的炸雞味令他有些不快但也無可奈何,於是掏出魔杖在手上施了清潔咒。收起魔杖那刻瞥見坐在對面的年輕人正吸吮著沾滿辣醬的指尖令他有些不快,清理手上的髒污有必要用這種方式嗎?沒問過對方同意便直接拉過戀人的手仔細地用手帕擦拭,在附近用餐的女孩們幾乎同時朝他們投注目光。

  在灼熱的大眾眼光注視下魁登斯急著收回手,卻被男人緊緊拽著擦拭。他感覺自己的臉越來越熱,這下可好了,肯定紅的像隻蝦子。

「葛雷夫先生,我可以自己來的。」

「吃成這樣,教過你的餐桌禮儀都忘了,要我如何相信你會確實弄乾淨?」

  不理會魁登斯的抗議,葛雷夫抬起眼注視魁登斯的眼神甚是嚴厲。讓少年羞愧的別過頭埋首於手臂中乖乖讓年長戀人清理殘汙。好不容易在眾人的關注下將手擦乾淨了,魁登斯抬起頭又讓葛雷夫皺起濃眉。

「先、先生,怎麼了嗎?」

「你嘴角邊有辣醬。」

  語落便一下拉近距離,魁登斯眼前的臉龐被放了好幾倍大。男人的雙唇貼上自己沾到醬料的嘴角,他還能感受到對方的舌輕巧又簡潔有力地將醬料舔去,然後那雙唇貼上自己的。方才沾了辣醬的舌尖觸到自己的有些麻,鹹味帶些甜的味覺擴散開來,自己也忍不住挑逗主動纏上入侵的舌頭。雙方都自主加深這個吻,雙舌糾纏難分難捨,過了五分鐘才戀戀不捨的離開彼此的口腔。

「這才是我的好男孩。」

  葛雷夫終於綻放笑容,帶鼓勵性質的拍拍年輕巫師的臉。他喜歡看著對方害羞的樣子,非常喜歡。

  待兩人離開餐廳後所有目擊兩人吃飯過程的女性都死成了一片,MACUSA接獲消息後葛雷夫和魁登斯還被以「干擾莫魔社會秩序」的名義處分,兩人都交上了五大張羊皮紙的悔過書。

-End-

星期五吃晚餐想到的plot.

來不及踩線,一篇甜文祝大家520快樂。

评论(4)
热度(34)
  1. AlecNightsLily 转载了此文字

© Li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