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台灣在住
怪產、人中之龍坑底
剛認識很冷漠,熟了是瘋子
主要棲息地:https://www.plurk.com/MichaelHitler
這邊專放同人文章或是同人誌展售會參加資訊,偶爾有空會回覆一下,歡迎來玩

【怪產/暗巷同人】Monster. Graves/Credence ABO AU(九)

  吃過午餐後Credence回到房間開始執行每天下午的例行公事──複習上次或是以前所學過的咒語,將書桌往旁邊移去後騰出個空間,部分道具與文具就放在地上,少年拿著裡頭被他寫得密密麻麻卻易明瞭的筆記本,一句句咒語自他口中呼出,地上的物品紛紛受咒語的作用開始移動或是變形,Credence再點點手中魔杖,一件一件物品隨之起舞,在寬敞的房間內年輕巫師手執魔杖指揮著所有物品自信的模樣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在確認基礎的變形咒與其他實用咒語已經練習足夠後Credence又再點點魔杖前端使所有道具物歸原處,不久飄浮在空中的擺飾品、書本、鵝毛筆和羊皮紙等像是接收命令般飛舞至自己原本該存在的位置。

 

  年輕巫師將手上的筆記本翻至下一頁,指尖邊指向筆記本上精美的插圖還有施法前的必要條件與咒語本身能夠保護自己不受催狂魔攻擊的效果,下方則寫滿在何種狀態下得以成功施展此種高級巫術以及施展時該注意的事項,在腦中想著對自己來說最快樂的回憶並大聲喊出Expecto Patronum看上去似乎很簡單實際上並成功施展不容易,成功召喚出護法與否將會成為判斷巫師是否具有高超法力的標誌之一。

 

  Credence緊緊握起魔杖掌心也開始發汗,回想起兩週前Graves第一次教授他Expecto Patronum的情況。

 

  「現在你的魔力也趨於穩定了,我想在這陰暗的時代就算你還年輕也該學習這咒語好保護自己了。」看著中年巫師難得在授課時皺眉的表情年輕巫師不禁嚥了口口水「這門咒語通常需要花多少時間學成呢,先生?」儘管他不認為自己能夠成功學會這條咒語還是不懼挑戰開口詢問對方,先生說的沒錯,他應該要學會這條咒語以自保,尤其他又是被歐洲黑巫師鎖定的目標,難保他未來不會再對自己下手。

  「時間長短我很難給你個準確的答案,Credence。要知道要成功使出Expecto Patronum非常困難,它是你所有情感最積極的反映。在唸出咒語時,你的腦海必須想著最愉快的回憶,施咒者必須集中回憶最幸福的時刻,記憶帶來的愉快越強烈,魔咒的作用就越強大,切記。」Graves皺著眉頭瞥向一旁報紙寫著亞洲疑似出現Grindelwald的攻擊跡象的頭條,有些懊惱的捏起鼻樑,就算是在國際巫師聯盟的步步指揮下各國魔法機構依然很難從中防範一次次的黑魔法襲擊,這令他相當頭痛。

  「你要知道,別說成功施展,許多巫師都無法變出完整的、實體的護法,它的形態通常都是與其最具親和力的動物的模樣。」語畢Graves清了清喉嚨「我直接示範一次給你看吧,Expecto Patronum!」

  中年巫師大聲喊出咒語將魔杖往前一指,前端冒出一縷縷白煙然後慢慢組織在一起變成一隻黑豹,隨著巫師持續釋出能量黑豹的形體也越來越明顯、變得越來越巨大最後甚至脫離魔杖往旁邊跑去在房間內徘徊,也在Credence身邊好奇的轉了一圈。

  第一次看見魔法也能幻化成動物的形體少年驚呆了,他有些緊張的將手向著黑豹的方向伸去,然而大型貓科動物吼了一聲又嚇得他縮回了手,中年巫師在旁觀看少年驚奇的模樣微笑著,接著兩人一同望著黑豹衝窗戶跑了出去。

  「啊!先生!牠要跑了!」驚慌的Credence衝窗戶跑去,焦急的看著窗外早已跑不見蹤影的豹詢問Graves現在該怎麼辦「不必擔心,他會自然消失的。」男人溫暖的手掌朝少年頭上撫去「這魔法可以保護你不受催狂魔和伏地蝠攻擊,除了召喚此咒語目前沒有其他辦法可以防禦他們。現在的護法除了可以防禦這兩種黑魔法生物以外有時也會成為一種通信的方式。它能夠傳遞信息,以施咒者的聲音說話。」

  看著窗外遠景,Graves眼神中摻雜著擔憂的複雜情緒「現在的情勢非常險峻而我們隨時都曝露在危險下,你我都明白這點,所以才更該讓你早點學會這條咒語。」男人望著年輕巫師的表情滿是擔憂,最近的攻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不想自己年輕的戀人因為體內的黑暗能量再度被盯上,然而自己也有可能碰上個萬一而保護不了他,只能將自己所能全都教給年輕巫師期許他能用魔法自衛。

 

  接下來他們花了整整一下午的時間練習,過程卻不怎麼順利,不要說實體護法,就連無實體的護法Credence都召喚不出來。他有些挫敗,頹喪地坐在椅子上低垂著頭,在召喚護法時他腦海裡集中回憶著與先生的各種幸福時刻,從初次見面、在暗巷中會面、以二當家的名義進入Graves家後的回憶全都浮現在腦海中,可就是怎樣也不成功。

  Graves見狀並沒有催促Credence手腳快些或是使用話術好讓他能學習更快,男人在少年身旁坐下摟著他的肩膀輕聲安慰「你是第一次學習這魔法,不成功是理所當然的,記得我說過的話嗎?它是你心中情感最積極的倒影,至今不少巫師也依然無法召喚出具有實體的護法,你需要的是時間、還有激發你真正感到幸福的回憶。」

  語畢在少年額間留下一個吻並緊緊抱住他,中年巫師不希望這事給他造成壓力,但是事關緊急,早晚他都要學成護法咒好對抗未來可能遭遇的黑魔法攻擊。

 

  「Expecto Patronum!」在集中精神下回憶起快樂的記憶一次又一次喊出咒語,然而魔杖尖端始終沒有動靜,Credence不禁感到失落,尤其在最近他並不是很想回憶起曾與自己有過最多幸福時刻的男人和他曾經度過的歡樂時光,只要一想到他們共處過的各種幸福時刻左胸便隱隱作痛。

  並非曾經美好的回憶對少年而言已經變成了折磨,而是現在他已無法再肯定與男人相處是否就是最讓他感到幸福快樂的事,約會、共同學習、偶爾的親密接觸的畫面一幕幕從腦海中閃過少年卻無法從中感到純粹的幸福,然而除去與Graves共處的回憶Credence快樂的記憶又少的可憐,應該說在從小受盡折磨的成長環境下幾乎等於沒有經歷過任何值得他感到幸福的事。

 

  在魔咒施展不甚順利的情況下Credence胸口深處傳來一股股令人不安的躁動,他隱約感受到那是極度不穩定的黑暗能量,正與他施咒時釋放出的魔法能量產生共鳴並將要反嗜原本存在於體內的魔力,突如其來的翻攪痛的他緊抓著衣服,腦中極力保持意識清醒慢慢集中魔力至胸口中心的絞痛點試圖壓制黑魔法的蠶食,然而兩方魔法逐漸增強造成對峙,原來虛幻的能量在Credence腦中也開始化為實體成了兩個自己。

 

  『到目前為止你依然覺得自己有想像中堅強嗎?』對方與自己一模一樣其中卻帶點慵懶的沙啞的聲頻自四面八方傳來,Credence慌張的睜開眼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個虛無飄渺的黑色空間裡,發覺自己的處境不妙驚慌的如小動物般四處張望尋覓聲頻的源頭「你是誰?為什麼在我腦海裡?」看著眼前一絲絲砂粒狀的黑霧逐漸化成自己的模樣少年感受到眼前黑魔法自帶的負面氣場正影響著自己的感官,沒來由地開始感到恐懼,絕望的無力感彷彿聽見被宣判死刑般沉重的令人窒息。

  『我是你體內最強大的能量的集合體。沒錯,那些人稱呼我闇黑怨靈。多麼不友善的名字,是不是?』眼前與自己相看無異的少年眼眸表面卻是泛白的,身旁也圍繞縷縷黑煙『你就承認吧,Credence,你身上所有的魔力都是我賦予的,沒有我你也成不了巫師,不是嗎?』如今少年體內的闇黑怨靈已成長至擁有自己的意志並可以化為實體與宿主抗衡,Credence看到已然變成實體挑釁自己的怨靈暗叫不妙,在這空間裡能與他對抗的卻只有自己。

  『然而你卻不懂如何善用這個天賦。我,就是你;而你,還不是我。』眼前的少年邪魅一笑,嘴角勾起的弧度令人發寒。

  面對表明來歷直接對宿主宣戰的闇黑怨靈Credence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他一直很努力控制自己的魔力並讓多餘的能量適時釋放,沒想到在看不見的死角曾經差點摧毀曼哈頓島的怪物正悄悄茁壯,少年面對過去壓抑自己的魔力所創造出來的怪物說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比起肉體及精神被吞噬他更恐懼的是這東西如果取代了自己活下去,會不會遭人利用成為名符其實的兵器?

  「才不是,是你吸食我的能力!」面對怨靈的宣戰Credence倉皇無措的反駁「是我給了你天賦,不是你給我的!」自從地鐵攻擊事件以來已過了兩年多,明明自己也很努力的學習魔法並學會如何控制魔力的強弱,為何依然無法擺脫闇黑怨靈的糾纏?太多意料之外的事在一瞬間發生,導致災難爆發的各種因素外表是平行線,將事實如剝洋蔥般一層層揭露後發現實際上他們交錯相織、環環相扣進而引發嚴重的後果,年輕巫師恍然意會了這點後崩潰了。

 

  他憎恨自己的軟弱也懊悔當初應該不把話說清楚就冷落先生,如今怨靈即將再度爆發他卻沒有任何能夠戰勝的籌碼,到今天他才驚覺先生對他的感情與關心一直都是他的支柱,從來都是。

 

  此刻面對內心深處的恐懼在眼前具象化他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看著眼前的自己愈來愈巨大,少年彷彿斷線的木偶跪倒在地上。

  

  『我就住在你心裏,你的罩門我瞭若指掌。』眼球部分泛白的Credence微笑起來『你的身體、你的魔法、你的精神,一直都是我的。』闇黑怨靈的實體說完張開雙臂周圍開始散發黑色沙粒狀的迷霧,將眼前無力反抗的宿主團團圍起,少年維持著跪姿無法動彈,只能默默看著怪物將自己吞噬。

  受到怨靈黑暗本質的影響被塵封的回憶有如被打開的潘朵拉的盒子洩出苦難、折磨與悲傷,Credence從前待在New Salem Second Society的過往如跑馬燈般一幕幕從眼前跑過,面對曾經遭受的屈辱年輕巫師想閉上眼裝做看不見也聽不到,但深刻的記憶如利刃般將記憶刻進他的腦海中,只能睜著眼看著回憶一幕幕重新出現在視線中怎樣也無法抵抗。

 

  『好可怕。』『先生,是您嗎?』『求求您,救我。』

 

  微弱的呼救聲一次次自心中喊出,令人惋惜的是這次再也沒有人可以出面解救Credence了,絕望的少年緩緩閉上流淚的雙眼、不做任何掙扎任由黑霧淹沒他單薄的身軀。


评论(12)
热度(34)
  1. AlecNightsLily 转载了此文字

© Li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