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台灣在住
怪產、人中之龍坑底
剛認識很冷漠,熟了是瘋子
主要棲息地:https://www.plurk.com/MichaelHitler
這邊專放同人文章或是同人誌展售會參加資訊,偶爾有空會回覆一下,歡迎來玩

【怪產/暗巷同人】Monster. Graves/Credence ABO AU(五)

  隔天黃昏家庭小精靈回來才發現家中狼狽的殘局還有因消耗過多體力而在床上陷入深眠的兩位主人。

  屋中濃厚的信息素讓他們不禁尷尬的面面相覷才開始收拾混亂,那週老爺的心情看起來似乎非常好,小少爺也變得開朗起來。總歸來講,雖然不知道在他們度假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檢查過後廚房的食材雖有使用過的痕跡卻沒有被作成佳餚令人匪夷所思,但結局還是好的吧?即便不久後宅中兩位主人成了伴侶成了家庭小精靈之間茶餘飯後的八卦話題。

 

  閉上眼任由回憶將思緒捲入漩渦的少年躺在搖椅上表情有些掙扎,思緒在現實與回憶中徘徊,然而與回憶中的快樂、幸福完全不同的現實中的種種負面情緒使他感到十分困惑與矛盾,一直想釐清自己的想法卻又總是不知從何開始也摸不著頭緒,或許真是他想太多,明明知曉先生不可能跟故友之間有什麼浪漫的情感再說兩位雖是異性卻都是Alpha,可是若是如此為何又要說出那種令旁人百思不得其解的話?

  Credence腦裡許多的問題一個一個飛快地轉過,但他卻沒有思考太久又轉到下一個問題去,顯然找到問題所在並不是他最在乎的重點可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知道些什麼,明明是在思考伴侶不忠的可能性此時少年腦中卻一片混亂、毫無頭緒,原本亟欲尋求真相的念頭此刻也不再如事發當下那麼強烈,已經折磨他的理智長達四天的煩惱彷彿只是在質疑附近鄰居的生活小事是否跟自己猜想的有誤差罷了。

 

  「……少爺,小少爺!可以吃飯了!」「……嗯?!」由遠至近傳到耳裡的小精靈的聲線將他從睡眠與清醒間的恍惚狀態中拉回現世,晃了晃有些沉重且疼痛的腦袋Credence往下喊了聲「等等就下樓。」便趕緊收拾東西、將物品紛紛歸位,離開房間前甚至回望一片漆黑的臥室,暗自提醒自己不要再思考無意義的事情才走下樓。

  即便一起坐在飯桌上,中年巫師與他年輕的情人卻一語不發,雙方沒有任何交談只是默默的盯著盤中飧然後將食物一次次送入口中。盤裡的食物份量正在減少,兩人卻好似嚼蠟般的將食物嚥下,即使口中的是山珍海味依然提不起他們的興趣,由此便可看出餐桌上的談話有著十足輕重的助興作用,原本平庸的菜色甚至能夠因氣氛愉快的談話變的更美味,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也將拉的更近。

  用餐過程中就算沒有開口交談甚至是一句寒暄問暖也沒有,偌大的餐桌上原是一對愛侶的人相鄰坐在彼此身旁不但沒有交談、就連視線的交流也沒有,彷彿坐在身邊的伴侶不存在一樣,餐桌上一片死寂而兩人在各自的世界裡分別用完餐然後回到各自的臥室,留下餐桌上的空盤與餐具給家庭小精靈清理。手上端著杯盤餐具以及清潔用具的小精靈們面面相覷臉上顯現出尷尬的表情,發現自己和其他夥伴彼此心照不宣之後才接著繼續把自己負責的工作完成。就算已為人類幹活多年,小精靈們多數時刻依然摸不透人類的心思。

  雖然身為僕人,以在Graves宅中的地位並不能針對男主人的私人關係上提出意見抑或是糾正,家庭小精靈們依然將男主人的倔強與愛面子的壞習慣看在眼裡,無一不希望他可以主動找小主人談談,就算沒有進展怎麼說也是好的開始。


  回到自己房內的Graves顧不得形象地將褪下來的長袍給甩到一旁的衣架上,脆弱的衣架子被火冒三丈的主人掃到颱風尾,被揉成一團的衣物落在它身上時被強大的外力波及不穩固地晃了晃,年長的Alpha憤怒地搥了下牆壁導致上頭排列整齊、Graves家歷代祖先的肖像嚇得以為都在畫中世界了還會地震,無一不抱怨自家少主的魯莽與意氣用事。

  「你這傻孩子,真那麼在意對方就應該提出溝通的要求才對!」「就是說啊,都冷戰這麼久了還是拉不下面子只求個平和安穩,男人們都這副德性。」「如果真這麼在乎對方就當主動的那一方!那孩子吃軟不吃硬。」女性的祖先們見到自己子孫如此頹喪的模樣開始數落起彎腰坐在椅子上面朝地沉思的Graves甚至給起了他感情上的建議,對於自己雞婆的女性長輩們的嘲弄Graves惱羞到想朝畫像發射索命咒,只見他的臉色漲紅頭也越來越低,女人扯開嗓子笑罵的聲音迴盪在房間內惹得畫像中的男人們頭痛起來,不甘自己的子孫這樣沒面子被女人們嘲笑,男人們也受不了火藥味濃厚的挑釁紛紛回擊「男人面子的重要性你們又懂些什麼了?不但不懂身為男性還是個Alpha的辛苦就別嘰嘰喳喳了!」「我也贊同,Omega隨便上哪找都有更不缺懂得取悅Alpha的,Percival看你還是快跟小情人分手吧,他跟你相比還太不成熟了。」「Percival──親愛的孩子,不想開口沒關係,至少用行動表達。」中年巫師不知該如何面對這些長輩們,他只想好好靜靜,剛剛吃晚餐時沉重得令他想逃離犯罪現場的那一小時他連回想都不敢甚至妄想隊自己施個空空遺忘,而現在這些先祖們居然拿他的感情事來當作茶餘飯後聊天的話題。

  雙方僵持不下,在畫中吵了將近半個鐘頭還開始跑到其他畫框鬥毆後年長的Alpha再也受不了眾畫像的指指點點還有對自己不當行為的高聲闊論,不顧畫中人的大聲抗議揮了揮魔杖施了個消音咒然後把掛在牆旁的黑色簾子拉起來,然後隨便從書櫃上拿了本「正氣師為何總是充滿魅力?」來閱讀以求片刻寧靜,穩穩坐下並專心閱讀的Graves卻聞到一股香甜的味道,而他知道那是他的小Omega發出的信號,男人對這股迷人且帶有誘惑意味的氣味再熟悉不過。


---------------------

真的很抱歉啊,自己好像很久沒更文了

最近有些忙又要開學了,這次只更這麼一些真是對不住了(摀臉)

评论(4)
热度(43)

© Li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