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台灣在住
怪產、人中之龍坑底
剛認識很冷漠,熟了是瘋子
主要棲息地:https://www.plurk.com/MichaelHitler
這邊專放同人文章或是同人誌展售會參加資訊,偶爾有空會回覆一下,歡迎來玩

【Gradence】一篇隨筆

*注意:角色性轉有⚠️

我真的很不懂寫作,誰來教教我如何寫同人文?


--

  小丘上的城堡聳立多年,二戰結束後隨之失去防空洞的作用從此無人再接近。大戰爆發前也鮮有人願意踏進城堡一探究竟。外觀華麗的歌德式建築年久失修,穩固的地基和梁柱卻使其依然穩健甚至在幾百年後仍能承受風吹日曬雨淋。

 

  雖然華貴,但是人們早已遺忘當初人去樓空的真相。城堡主人在大時代下坎坷的一生自然也不為人知,連稗官野史都容不下一段羅曼史為雄偉的建築添增淒美的色彩。

 

  蓄著捲髮的女人狼狽地坐在窗台邊,偌大的城堡空無一人,手指不停蹂躪發黃的信紙,泛黃的羊皮紙一角卻完好的不受外力的揉捏,上頭寫著一個極具信任意味的名字──Credence。

 

  紅潤的唇被咬得快要滲出血來。不顧自己早已灰頭土臉只願盼得君子歸來。

 

「You promise me, Percival.」女人垂下頭嘆息,緊閉的眼、皺起的眉盡顯失望之情。她曾以為過了那扇門就是終局,只要踏過那扇門就能見到生前摯愛。意外發生後女人欣喜的裝扮自己,將長髮自髮髻的束縛中解放,她仍記得男人最愛自己長髮的放下的模樣。

 

  穿上最狹小卻能凸顯身材線條的洋裝、戴上愛人從前送過自己的所有珠寶就坐在窗台邊等待對方的出現,日復一日。駐足等待使得Credence早已沒了對時間的概念。旭日東昇然後自西方落下成一片點點星空,再美的景色卻都無法吸引女人的目光,因為她知道──只有愛人歸來才是世間最彌足珍貴的一幕。

 

  眺望外頭早已長得比人高的雜草,Credence心如槁木死灰。站起身一步步緩緩走下台階。


评论(8)
热度(7)

© Li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