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台灣在住
怪產、人中之龍坑底
剛認識很冷漠,熟了是瘋子
主要棲息地:https://www.plurk.com/MichaelHitler
這邊專放同人文章或是同人誌展售會參加資訊,偶爾有空會回覆一下,歡迎來玩

Fiction.

想了很久也很多,最終還是決定寫下一些想法,就當這件事真正走入歷史也順便做個紀錄。

不知是什麼原因,或許是我很注重隱私、從來不把感情事搬上檯面,或許是我這個人給人的感覺一直是寡言的、無情的,因此很多人對我的感情生活相當有興趣,既然這麼有興趣,那麼我想就把這件事說給大家聽也不無小補,也當作一次抒發情緒的管道,請原諒接下來的文字有點紊亂,因為我想到什麼就寫什麼。在這之前,先聽首歌吧。

https://youtu.be/ZAzWT8mRoR0

2016.08.25

去年的今天我離開了日本,也下定決心要離開你。一年前的今天也算是我們滿四週年的關係就到那天結束了。

沒有人可以傷害我傷得這麼深,22年來只有你一個。你是我第一個愛得如此深切的人,同時也是傷我傷得最深的人。

沁琦曾問我悲傷是什麼感覺?我說不上來,最後我說「一個你當下感到麻木,事後想起卻如刀割的心情。悲傷來的很快,你永遠不知道他何時會突然捅你一刀。」說完早已淚流滿面。

這一年來我剪去曾及腰的長髮,除了想改變造型另一個原因是你說過我的長髮很美,而我至今無法遺忘自己將食指纏在你的長髮上然後說「你的長髮也很美。」

其實這四年以來我一直不知道如何解釋我們之間的關係,沒錯,我們是朋友。但「朋友」二字似乎又沒有辦法完全詮釋我們的感情,我們不是戀人,也沒有辦法成為戀人。或許稱呼這段關係為「手足」還比較貼切一些,反正你常常妹妹、妹妹的喊我;我也總是稱你為姊姊,我們曾經那麼好,是不是?

我只對妳說過三次我愛妳。第一次是在妳祖母過世時、第二次是在妳離婚時、第三次則是我們在東京街頭相擁痛哭時。

我從來不把任何感情當作一回事,我總是為了自己一意孤行。直到遇見了你。

我不得不承認自己是為了某些利益才接近你,但你卻真心待我,如同我是你唯一的朋友。我曾覺得你很煩人,對,你真的很煩。但是我又真心希望你可以常常像這樣來煩我,這樣好像就能讓原本乏味無趣的求學生涯有一點點樂趣。

你常常開心的拍照跟我說「我覺得這裡好棒!」我只是嗯嗯啊啊的敷衍你,然後偷偷在筆記本寫下「麻衣小姐喜歡OO呢,我也很喜歡喔」然後為了彼此有共同的喜好暗自竊喜。我們相約等我考上了大學,你要來臺灣找我玩,果然你也沒有失約,還把妳的祖母一起帶來臺灣了。

我很高興能夠認識妳的祖母,她真的是一位很好的長輩,可能自己明白不久於人世,她再三囑託我要好好照顧妳,我也答應了,雖然當下困惑為何妳無法好好照顧自己,但果真之後發生的事讓我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好好保護妳。我不會忘記在車站離別時我們相擁痛哭的那一刻,連妳祖母也哭了,我當時真的很希望妳能夠一直留在我身邊。

在那之後不久大學生活開始了,我依然和妳保持聯絡,就算大學生活真的很忙我還是抽空和你聊天。說沒有壓力沒有負擔是騙妳的,只是不想讓妳擔心罷了。妳和論及婚嫁的男朋友分手了,祖母的身體狀況也越來越糟。雖然祖母總是要妳不必擔心,但我想擔憂是難免的吧,因為是最心愛的長輩啊。

不久後的某天我的國家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哭著打給妳因為當下不知道該怎麼辦,為什麼身邊的人都不在乎?妳著急地希望我冷靜下來,千萬不要做傻事。妳告訴我不論發生什麼事都會站在我這一邊。我一邊擦眼淚一邊抽搐,請原諒我當下說不出任何話回應妳的熱心。

再幾個月後,在一次午覺時接到妳的電話,電話裡的妳哭得好傷心。妳說祖母早上離開了,而妳卻沒來得及在她離開前實現她的願望:親眼看到妳結婚生子。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妳,因為我認為結婚生子並不是大事,在日本的妳為此承受了極大的壓力,我也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告訴妳:這不是妳的錯,與其隨便找個男人嫁了不如慢慢等待真命天子出現。

妳答應了我,卻失約了。

妳還是嫁給了那個男人,那個我再三強調不可靠的男人。

但是即使我不同意妳的婚姻,但我還是不再表達意見。沒有為什麼,因為我愛妳。只要妳想要,要我上刀山下油鍋都不會有任何一句怨言。

在妳和那男人戀愛的同時,我也交了男朋友。但最後往往還不到三個月就分手收場。那一年我很幸福,因為可以聽到妳幸福快樂的生活,每晚的通話都在我抱怨著沒有辦法認真愛上其他人還有妳調侃我的話中結束。後來我覺得就算沒有伴侶也無所謂,反正我有妳啊,這樣的生活也很好。可不是嗎?

後來事情果然如我預期的發生了,那個男人不但傷害了妳,他的家人也不認同妳,妳在電話那頭痛哭我卻什麼忙也幫不上。說真的,我能幫妳什麼?我在之前該說的都說了、該做的也做了。妳向我痛罵那個人的不是,我也只能默默接受一切,我不認為那個人有什麼錯、即使他傷害了妳,但我也認為妳沒有錯。在跟我抱怨時妳有想過當妳受傷時我的心也會痛嗎?妳會難過、我也會為了妳難過。

最後這段婚姻過了半年妳們還是選擇分開了。妳在電話的那頭聽起來沒什麼精神,還是一樣在哭。我在下班後早已是深夜,洗好澡躺在床上默默的聽妳哭的聲音,而我為了只能旁觀最愛的女人傷心難過卻什麼忙也幫不上而黯然神傷。

在妳最傷心的時候我仍想做些事情來討妳歡心。於是在年底我訂了去日本的機票只為了見你一面,我在電話那頭聽到妳的尖叫聲,然後興奮的告訴我一定要跟我一起去參拜神社、一起逛天空樹、一起在港區看夜景,我從頭到尾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笑著說好,一起去吧。

約好了在押上車站碰面,我永遠無法忘記妳看到我那個燦爛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知道妳一定很久沒有笑了。我們一起去了神社參拜、一起在天空樹逛街,妳笑我怎麼還是那麼喜歡戰國的歷史、然後一起去港區看鋼彈、看夜景,然後在秋葉原手牽手一起走下去。當時風很大,我毫無顧忌地將你抱在懷裏,聽你笑著說「すみれさんの男友力が高いですね〜」我不知為何反應,只是平淡的說了句「あなたが病気になるのままを見たくないから。」

原本堅持要送你回家,你卻堅持要搭計程車回去。在回去前你說抱一下再走吧。我緊緊抱住了妳,妳在那天笑得好開心,為此突然感到不捨的我哭了,妳也是。「我真的很想去台灣,我好想離開東京。」「等我來東京照顧你,我絕對不會讓妳哭。」那天晚上在飄雪,我們在路燈下抱著彼此默默流淚,我暗自決定一定要來東京照顧妳。

在回來之後妳卻不再跟我通話,訊息也是愛回不回的。當時我也在忙課業和工作便沒有在意太多,直到我說暑假還要去東京看妳卻得不到任何回應,當下我瞭解了。即便妳不知為了什麼原因不願見我,我依然想見妳一面,就算一眼也好。

後來為了颱風來襲我改了班機的時間,在東京多待了三天。在那三天我天天都跑去秋葉原找妳,聽起來很瘋狂吧?我抱著一絲希望只希望可以再見到妳,就算要道別,也不該是用這種不告而別的方式,我是這麼想的。

妳要拋棄我無所謂,但起碼讓我知道為什麼吧。

最後我抱著槁木死灰的心回到了臺灣,妳可能沒有辦法想像,就算是為了理想而挑戰權威和長輩的我居然會為了妳日日夜夜都在哭泣。那個從來不為了兒女私情掉淚的我卻天天都被困在思念的牢中,走不出來。

每天晚上都難以入眠,因為不想見到妳的容顏。

為此,我把自己折磨得生不如死。

原本對人類和人性就已抱有扭曲強烈且難以被理解的恨意的我,在這次感情後更難相信他人,對人類的敵意和恨意也日漸加深,我曾想阻止自己不再憎恨,但果然還是難以辦到。

這期間真的很感謝麥茶執意將我拉出陰影,不惜再讓我痛一次也有我勇敢面對感情的痛苦。也很感謝Ludo一直陪伴著我,不離不棄,甚至在我最近距離一週年最焦躁不安的這兩週每天陪著我,對不起,讓妳們擔心了。

至今已經一年了,現在雖已看破我們的未來不再悲傷也不再充滿幸福,但回憶依然磨人。但我依然無法忘記妳,我依然深愛著妳。若妳回頭,我的答案還是會跟以前一樣:就算世界與妳為敵,我仍然與妳並肩同行。

謝謝妳教我如何學會愛人,雖然我還在學習,但我相信未來我有機會做得很好。如今我也找到了可以信任的人,值得我保護的人,我會化成一對雙翼保護他們,就像我當初保護妳一樣。

评论

© Li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