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ly

台灣在住
怪產、人中之龍坑底
剛認識很冷漠,熟了是瘋子
主要棲息地:https://www.plurk.com/MichaelHitler
這邊專放同人文章或是同人誌展售會參加資訊,偶爾有空會回覆一下,歡迎來玩

【Gradence】往事。

※接續先前的文章:Don't work overtime! 還沒看過的同學們可以點這裡

※一樣生子提及

※小甜餅,品質有保證

※謝謝 @Ludo☆ 的腦洞提供!希望大家喜歡

------------------------------


  一個閒來無事的午後,在餐桌上Credence正帶著Alexander讀起魔法史。厚重的書本和枯燥的內容令孩子直打起呵欠,坐在一旁的Credence仍極具耐心的向兒子解釋起巫師的起源、美國的巫師移民以及反巫勢力的興起等等曾經發生在魔法美國的種種往事。看到賽勒姆巫審幾個大字在書頁的最上方浮動起來,Credence想起童年不堪的過往頓時有些暈眩。

 

  實際上大部分烙印在他腦裡的痛苦回憶已經因為防衛機制而忘掉了大半,不過在紐約那些事情真實發生過且造成他差點被魔法反噬的人倫悲劇,現在他只記得自己曾因為那些回憶感到十分痛苦、只記得那些都是曾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慘案,更詳細被虐打和在紐約大肆宣揚反巫理念的回憶Credence早已記不清。

 

  『或許這是好事吧。』Credence眼底閃過一瞬黯淡,如果不是因為黑巫師襲擊美國、如果不是那些打擊促使他爆發,那麼今天他也不會認識Graves還和對方組成一個家庭。觀察力敏銳的Alexander馬上抬起頭來看著母親的倦顏,Credence只得強顏歡笑並寵溺的輕拍兒子的頭,孩子握住母親的手並溫柔的在手背上印下一個吻。

 

  逐漸長大的Alexander有了身為長子的自覺,儘管距離上Ilvermorny還有幾年的時間他卻主動纏上父母親,奶嫩的童聲嚷嚷著要父母開始教導自己魔法和相關知識。Graves拗不過兒子的百般糾纏無奈之下只得答應了男孩要給孩子上魔法課程,聽見父親親口說出的承諾男孩開心的在餐桌旁跑來跑去,還拉著妹妹加入歡騰的行列,興奮之餘小手差點揮到剛進入孕期的母親被父親嚴厲制止。魁登斯看著親子三人享受天倫之樂的模樣忍不住盪起幸福的笑容,臉上淡淡的紅暈藏不住喜悅之情。

 

「Alex,今天是怎麼了?」

「什麼事?」

「你今天看起來特別無精打采呢。我能理解魔法史很無趣,但是不先弄清魔法的源頭,又要怎麼好好掌控你體內蘊藏的力量呢?」

「媽媽……但我就是無法集中精神在魔法史上嘛。」

 

  看見兒子面對教材不感興趣的模樣Credence低聲詢問,語氣中蘊含小小的責備與將其包裹在外的關懷,男孩有些無奈又賴皮的趴下將臉埋入臂彎中,軟軟的反駁自手臂裡傳出造成悶響。Credence蓋起書笑著撫拍兒子的背,看著Alex和其父神似的一對粗眉和翹挺的鼻翼看得有些出神,眼前的男孩神韻和Graves如出一轍,乍看之下還真像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讓Credence不禁開始想像起Graves童年是否就這樣英氣風發。

 

「吶,不如媽媽說個故事給我聽好嗎?我想知道更多你和爸爸的事情。」

「呵呵,當然可以。」

「萬歲!媽媽最好了!」

 

  Alex藏不住心中的興奮和期待,急迫地從椅子上跳下便爬到母親腿上撒嬌,小手摸上母親微隆的腹部,隔著毛質衣料感受肚皮下正在孕育的小生命。Credence摟起孩子的肩膀,不疾不徐的開始說故事。

 

「這是在你還很小的時候發生的,但是我當時並不在場。」

「為什麼?那爸爸呢!」

「這故事就是你爸爸給我講的,我從來沒見他笑得如此開懷過。」

 

※※※

 

  在Alexander一歲左右,Graves和Credence很難得的和Scamander、Kowalski夫婦一起出門走走。嬰兒軟趴趴的依附在父親肩上,小嘴不停吸吮著拇指發出啾啾水聲,一雙與母親神似的大眼睛好奇的望著眼前笑的甜美、一直逗弄他的金髮美女,而Credence只是在一旁笑看兒子和好友有趣的互動。儘管眼前的小姐很漂亮但他心裡還是只有微笑時會低頭、其中還帶點害臊氣質的年輕男人。

 

「夠了,Queenie。要是Alex等等哭了你就等著瞧。」

「噢!他不會的!我相信你不會哭的,對吧,Alexy~」

 

  對嬰兒的稱呼後面變成了暱稱的音節,對於男人的警告女人根本沒聽進幾個字。Graves無奈了嘆了口氣,的確Alexander鮮少嚎啕大哭,但他就是不喜歡別人將孩子如同玩具搬逗弄。反倒是肩上的嬰兒一臉淡然,他本就不在乎眼前的女性是否吸引人,也不在乎父親帶點佔有慾的父愛是否使他擁有被關愛的感受,對他來說只要母親默默的在身旁陪伴他就已滿足。

 

  不過這些心情,等Alexander本人長大後才慢慢理解自己幼時有著無故對母親執著的羈絆。

 

※※※

 

  一群人嬉鬧著到了梅西百貨門口便討論起接下來的行程,經過一刻商討,Credence決定暫時脫隊到男士流行服飾的部門逛逛,Graves也想去美國巫師秘密在梅西百貨開設的魔法小物商店看看,於是把嬰兒托給了Newt一行人。

 

  「小心點,那我們先離開了。」葛雷夫有些顧慮將孩子交給眼前頂著一頭薑紅色捲髮的小夥子,青年小心翼翼的從男人手中接過嬰兒將其緊擁在懷中。

 

  「請包在我身上吧,Mr. Graves。」手裡緊抱著嬰兒,感受到男人監視的眼神灼熱的投射在自己身上有些慌張的側過頭不敢正面面對對方。雖然自己對於照顧奇獸的經驗相當豐富但是這還是第一次照顧人類嬰兒,Newt心想這對他來說會是非常有趣的體驗。

 

  「那我們就先離開了。那孩子很少哭鬧的,不用太過擔心。」用手肘頂了頂Graves的腰窩,用唇語對丈夫說『他會沒事的。』示意對方放下心來,Graves冷冽的臉色才稍微和緩過來,對Newt點了點頭便偕同Credence離開了。

 

  看著父母離開的Alexander有些慌張,咿咿呀呀朝父母離去的方向伸出小手險些跌到地上。Newt趕緊收緊手臂的力量才不至於令嬰兒從手中滑落,Tina則緊張的在一旁大喊「Newt你小心點!」要是這孩子摔下來就算他靠著自己的魔力飛起來恐怕她的上司會再度將她革職。

 

※※※

 

  「可憐的小傢伙,他以為爸爸媽媽拋棄他了。Alexy,親愛的爸媽待會就回來了,你看這裡有朵小花!」親眼見到父母離開自己身邊的Alex安靜的待在Newt懷裡對Goldstein姊妹花手中的小把戲們一點反應也沒有,Jacob在一旁手裡捧著適合幼兒的甜點也無法吸引他任何一點注意力,只是一臉疲倦的靠在Newt肩上。不論旁人如何努力的逗孩子想讓他笑一下都沒辦法。

 

  就在一群人在嬰幼兒商品的樓層走過長廊時Newt餘光裡瞥見一張海報,上面寫著嬰兒爬行比賽,第一名有500美金及一年份的尿布。再看看懷裡本來無精打采的嬰兒也睜著眼認真的看起海報(先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看懂了)Tina對Newt使了個眼色,青年也一下就從嬰兒閃閃發亮的眼神中意會到——Alexander很明顯地對爬行比賽有興趣。

 

「那我們快點去報名吧!」

「喔!」

 

  四個大人帶著一個嬰兒浩浩蕩蕩的直衝會場,Tina執起筆洋洋灑灑的在報名表上寫下各項資料,一行人熱血的模樣嚇得旁人不敢接近,還沒開口便主動讓出一條路讓五人通行。

 

  事情至此Tina依然為方才順利報名並進入比賽會場的經過感到困惑,一路上都沒有任何阻礙他們的人、事、物,對己方的魯莽行動毫無自覺。

 

※※※

 

  比賽即將開始,一整排的嬰兒身後都是各方的家長或是監護人。Jacob像是忽然想起布朗尼蛋糕在製作時其實不需要將奶油打發一樣大夢初醒,猛然轉過頭問妻子「要是那位Mr. Graves看到或是知道了我們擅自幫他的兒子報名什麼……蛇行比賽……他會不會用那根木棒把我們都變成豬啊……?」有鑑於對方終究與自己生活於不同世界、是個巫師且總是一副不可一世、不苟言笑的模樣還對家人相當溺愛比起對待外人根本是雙重標準,Kowalski忍不住捏了把冷汗,只見對方只是眨了下水藍色的雙眸然後大笑起來。

 

  「噢,親愛的。Mr. Graves不會這麼做的。」聽到丈夫的疑問Queenie同時感知到對方心裡的焦慮出言安撫對方,一邊為從微胖的男人心裡看到的幻想憋著笑。顯然對方雖已和巫師相處許久卻依然為彼此差異極大的價值觀感到有些不自在,在Mr. Kowalski心中雖已放下對巫師的恐懼,不過偶爾還是會出現「巫師說不定很可怕」的小妄想。

 

  「Alex,你不需要害怕,就像平常一樣,等等就盡全力可以嗎?」Alexander坐在一排嬰兒中最中央的位置,小小頭顱左顧右盼就是盼不到父母的出現眼眶有些發紅了。Newt趕緊安撫慌張的嬰兒;Tina則在一旁在魔杖頂端綁上男嬰平時最愛吸的奶嘴。「向丹恩祈禱待會這副場面別被Mr.Graves看到吧。」女巫一臉厭世的望著自己那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丈夫。她真無法想像如果被上司看見她把魔杖變成類似釣竿的工具會怎麼說,但恐怕是逃不掉半年以上的冷嘲熱諷,還可能把這八卦散佈到全MACUSA都知道自己今天把魔杖變成兒童玩具。看來Tina的仕途並不是很順遂。

 

  儘管眾人都對幼嬰抱有極高的期待但他本人卻不是很在乎這事情,坐在起點線前心裡只著急的想哭,此時Alex只想知道父母到底去哪了?雖把Tina用魔杖垂掛著的奶嘴看在眼裏卻一點想追求的心情也沒有。

 

  「預備——開始!」就在裁判揮下手讓比賽開始的時候,放眼望去一排嬰兒參差不齊的往前爬去,有部份留在了起點哇哇大哭或是發呆,另一部份則賣力的向前衝。

 

  Alex看著在終點線等待並呼喚自己的Newt還有不停甩著奶嘴的Tina心不甘情不願的朝向終點爬去,Queenie和Jacob也在終點線拿著幾塊小蛋糕喊著「小寶貝,快來我們這裡!」

 

  小Alex在眾人激勵下賣力往前衝暫時領先其他參賽者,在爬行時不停四處張望、不忘在眾人當中尋找父母的蹤影,但在茫茫人海裏仍然沒看見令人心安的一對人影,於是嬰兒停下腳步,在原地坐下大哭起來,簡直讓四個臨時保姆看傻了眼,接著才連忙安撫鼓勵。

 

  正當Newt覺得這麼做實在太過了,至少讓孩子有參加過比賽就好。正要把Alex抱回手中的同時一股有力的力道壓上他的手臂,猛一回頭看發現是孩子的父親時不禁冷汗直冒。

 

「M⋯⋯Mr. Graves⋯⋯您、您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回來好一陣子了。」

「這、這樣子啊⋯⋯」

 

  一轉過頭對上男人冷酷的眼神Newt 幾乎以為自己要被對方大卸八塊丟給親愛的孩子們吃了去了,沒想到對方只是嘆了口氣,一手有力的將人給推到身後,Newt一臉懵懂的被迫站到了應援團的後方戰線,接下來的畫面才叫他吃驚。

 

「來,Alexander,快來爸爸這裡。」

 

  眾人目睹平時那位高冷的Graves竟然蹲下與孩子平視,並伸出手要兒子朝自己的方向來,瞧見父親出現在眾人最前方的嬰兒立刻停止哭泣,一臉訝異的看著父親朝他張手,接著露出了燦爛的微笑快速的朝終點線爬行,一路上推開了不少旁邊的孩子讓那些原本都差點要成為冠軍的參賽者像剛才的自己一樣坐在原地哭了起來。才不到三分鐘的時間Alexander已經成為第一個爬到終點線的孩子,Graves笑著將孩子抱了起來並擦去方才哭泣的淚痕和鼻水。

 

  「冠軍出現了!是這位Alexander Graves小朋友,讓我們給他掌聲!」抱著孩子的Graves將孩子舉到半空中並和兒子額頭相抵碰了碰他的鼻尖,原本因為自己的孩子被推開而感到不開心的家長們看到這對父子幸福的樣子也摸摸鼻子作罷,紛紛為他們鼓掌。

 

  「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Graves抱著已經出現倦意的兒子向同行的友人們使使眼色然後逕自離開會場,徒留四個人驚愕的呆立在原地。

 

  其實在Alex一到比賽會場Graves心裡就出現了一股不安的感覺,直覺要他快點找到孩子。於是男人和商店主人說了聲抱歉便離開店裡,幻影移行離開前去尋找兒子的蹤影,經過詢問才得知他們有可能來到嬰兒爬行比賽的會場。Graves看著大大的宣傳海報嘆了口氣便走進去,然後靜靜的在後方看著慌張的兒子被放在場地中央東張西望的模樣,思考了很久才在孩子面前主動現身。

 

  等到伴侶過來與自己會合已是20分鐘後的事,看著孩子安穩的在丈夫肩上呼呼大睡,Credence忍不住問起剛剛自己離開都發生了什麼事,只見Graves臉上漾起一抹幸福的笑容給Credence講起剛剛發生的趣事,把對方逗的笑的花枝亂顫。Newt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跟Credence道歉,他只是揮了揮手示意青年不必在意。一群人在孩子睡著的情況下愉悅的交談逛街然後各自離開,為多事的一天劃下了完美的句點。

 

※※※

 

  聽完母親回憶的Alexander張大了嘴感到相當不可思議,原來自己幼時還有這件往事。只見對方笑呵呵的摸上自己的小腦袋說「你和妹妹是我和你爸爸最珍貴的寶物,你們都帶給我們不少有趣的回憶。在我們平凡黯淡的人生中添增了色彩。」聽完母親的話男孩又撒嬌似的抱了抱Credence ,埋首至泛著淡淡奶香的青年胸前微笑起閉上眼享受一刻安逸。

 

-END-


评论(11)
热度(32)
  1. AveCherLily 转载了此文字

© Lily | Powered by LOFTER